夏疾捱℡

你也会有渴望吗。

【MHA/相麦】四季与你

=有私设
=有ooc
 
-夏-
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夏天,从各种意义上来说。
他们是在这个季节交往的,虽说都三十岁了,从亲密好友到确认心意的告白还是让麦克红了脸。
在那一刻,他们的感情像被打翻的碳酸饮料一样肆意蔓延,余留的气泡在空气中炸开。
噼噼啪啪,噼噼啪啪。
上班时间,办公室并在一起的座位提供了个好机会。
刻意的触碰手指,捏一下那人的指节,蹭一下那人的指腹,而又反着向他一扬眉,笑回去。这些小小动作被办公桌挡住,身边坐的那位老师一干咳,眼神警告地瞪了瞪麦克:“教案做好了吗,麦克老师?”又装作掉下了什么东西,弯下身子抓过那人的手,落下一个吻,满意地看到恋人眼底的情绪,又重新开始工作。
“快……快要好了。”
说起夏天,必须得提的应该就是烟花大会。
去烟花大会还是相泽消太提出来的,麦克也觉得是个放松的好方法,也答应着去。
其实他还是听午夜老师说情侣在烟花下亲吻会得到永久幸福,虽然他对这个是不相信的,但是看着麦克,想要咽下去的话还是说出来了。
 就…迷信这么一次吧。
他们逛了很多小店,买了苹果糖,和高中时候出来玩的两人一样,只不过现在关系变了,变得…变得更亲密了。
“去那边吧。”“嗯,马上要到时间了。”
那里是他们高中时误打误撞发现的一块好地方,这边看烟花不会被人群挡住,很安静。
相泽有些紧张,他该怎么和麦克说在烟花下亲吻的事,但是这直接说也太……
“呐,Eraser。”
“嗯?”
“你提议说来烟花大会是不是因为那个传说?”
“什么传说?”
“就是那个…呃……说出来有点…”
“就是在烟花下亲吻的情侣会永远幸福……的传说。”
自己的心思被恋人看穿,不服但是更多是的尴尬。
“阿…是啊。”
万一他觉得太幼稚拒绝我该怎么接话……?
“……那就试试吧,就是在多一个吻而已。”
“嗯。”
五颜六色的亮光在麦克身后升起,相泽揽过麦克,麦克笑着回抱相泽,在耳边低语:“Eraser,I……”
一个意料之中的吻截断了麦克的话音,带着苹果糖的甜味混合在这个绵长的吻中。
“这种话应该我来说,不是吗?”
“听好了,我爱你,山田阳射。”
“烟花也放完了,走了回家……”
相泽的手被反拉,麦克趁机用唇碰了一下他的耳垂,很快地移开了,“走吧走吧回家了。”
等到回到家被堵在门上,麦克才知道他撩过头了。
“山田阳射。”
相泽消太声音天生的低沉,还有慵懒的感觉在被这种时刻听起来格外色情。手指旋过那一点,而又加了一根手指进来,反复磨过那一点时翻弄出来的巨大快感将身下人折磨的不成样子,眼角的红和肌肤上鲜明的指痕让相泽消太起了玩心,舌尖舔过麦克的耳垂,轻轻啃咬带来的酥麻,让麦克之后长了记性,不能随便去撩拨这个人了。
 
-秋-
“外面下雨了呢,Eraser”
“你带伞了吗?
“没有,Eraser呢”
“带了”
在麦克疯狂拒绝打车后,他们决定一起走回去,理由是想要体验一下一起撑伞的感觉。
高中的时候又不是没有一起撑伞回家过,秋天的雨都是冷雨啊,淋了雨会感冒的啊这个傻子。
相泽这样想着,又把伞靠过去了一点。
“喂,不要踩水塘啊,鞋湿了感冒了怎么办?好好过来撑伞啊。”
“Eraser你快看!被雨淋湿的枫叶意外的很好看呢!!”
“不要随随便便地跑出去啊喂!”
所以麦克理所当然的感冒了。
“你这家伙…哎……”
“看看,果然感冒了。”
高中时期,每到秋天,麦克由于体制的原因就会感冒,他自己本人却不在意这个,嗓子哑的不成样子,狂吃着润喉糖尝试去和同桌相泽消太讲话。
 “……这个药片,一天吃两次,每一吃两片,一定记得多喝水,这个杯子,一天三杯差不多了,你的可乐我已经帮你收起来了,别想偷喝。”
“还有,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,这几天你在家好好休息,知道了吗?……你只需要点头就行了,不要说话,好好养嗓子。”
还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家伙啊。
麦克吞下白色药片,回床上躺好,迷迷糊糊的跌入梦境。
那里是一片田野,刚下过雨的空气粘稠,又有几分阳光的味道。
他遇见了一片花海。
明亮的,烈日一般的金黄。
叶片承受不了雨水的重量,滴落在他的袖口,风吹过,他的金色散发随风飘起。
他突然想起这样一首诗,高中的老师说过这首诗是作为一首恋歌来读的。
消太他,会听见这首诗吗。
醒来能够见到他就好了。
“麦克,麦克!醒一醒,吃晚饭了,吃碗粥再去睡吧。”
“嗯好……Eraser,你记得一首诗吗?”
“是做梦了吗?吃了感冒药会做梦是很正常的。什么诗?”
“秋日田野间,庵屋初搭就。”
“覆盖草席疏,冷露湿衫袖。”①
 
 
 
-冬-
为了这一年来为了学校,为了这个社会而辛劳的老师们一些奖励,校长决定在新年前的一天举办雄英教师联谊聚会。吃好饭了很多老师都提议说去唱歌,一些老师先回家了,说是想和家人一起跨年。
相泽消太自然是走不掉了,因为,说去唱歌声音最大的人就是麦克啊。
他决定就在下面捧个场吧,毕竟听麦克唱歌还是很享受的。
高中那会儿,学校搞了个学院祭,学校里的乐队是压轴演出,主场正好不在,麦克自告奋勇去替补了,后来演出很成功,麦克和那几个乐队朋友也玩的挺好。
只不过后来课间,有很多人来问麦克要签名,理由不过是他金色长发和有辨识力的嗓音抓住了他们的心了吧。
其实要不是麦克想做英雄的心愿强烈,他肯定被拉去玩乐队了。
“好了,接下来唱的这首歌送给一个人。”
 “歌名是Creepin' up On You”
人们都安静下来,麦克握着话筒,像是想到了什么,低头笑笑,任凭前奏的音乐在包厢中飘荡。
 “No one else can love you like I do”
听到这句,相泽睁开看着麦克,发现他对上自己的视线,整个包厢中,人群仿佛不见,剩下他们两个人,麦克笑了笑,像是在说
“hey,Eraser,I am singing to you. ”

“Feel it when I'm creepin up on you ”

“I know that it wouldn't be right ”

“If I stayed all night”

“Just to peep in on you ”

“Creepin up on you.. ”

一首结束,也正好逼近零点,马上就是新年了,大家的气氛被挑的高涨。
“马上就要新年了!让我们来倒数!”
“3!”
“2!!”
“1!!!”
“新年快乐大家!!”
大家互相祝贺着新年到来,群发消息或是拨打电话给远方的人祝福。
相泽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着,屏幕上显示着新消息未读。
“听到了吗,我在对你唱歌。
   那个人是你哦。
   歌里的所有,你收到了吗。
   新年快乐,Eraser
   I am creepin up on you ”
他一直是那样笑着,执着又勇敢,热烈又纯粹,那些所有所有,全都装在心里了,你的一切。
相泽刚开口的声音有些哑,但就是这样的声音听起来更为深情,他和麦克的距离已经拉到最近,一偏头就能吻上他的唇
“山田先生。”
“新年快乐。”
“新的一年多多关照啊。”

 
 
-次年·春-
“互いに春を待ち切れず”
他们都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春天的到来。
那个,属于他们两个的春天。

 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感谢你看到这里

①:这首诗选自同级生。
 
 
 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