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疾捱℡

你也会有渴望吗。

【段九】笔底知交

=HB2疏疏!!!
『希望你永久快乐,任何选择后都洒脱。』
=20世纪50年代设定
=双方成年已交往
=段云→留苏学者
=小学生文笔/ooc警告
————“无论相隔多远,爱人的思念,终究会踏着茫茫风雪,披星戴月,到达你的身边。”①


 
入夜,银霜拢上夜色,风裹挟着竹木的气息迎面而来。她缓缓放下手中的画笔,站起身来,正对着月亮。

丹枫自醉,雏菊自睡,漫天飘飞的云絮与一阶落花,一叶扁舟在湖中静泊着,他的足尖擦过莲花瓣,涟漪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,撩拨着她的心弦。

他说他名为段云。是好名字,她这样想着。
这些只不过是数年前的事情了。

“小姐,信取来了,还有是寄给您的东西也去回来了。”
“嗯,替我将画收一下,我回房了。”
信封上只有几个飘洒的字“阿九亲启”,身边的丫头也心知肚明是谁来的信儿,对小姐吐舌一笑,把隔壁那留苏少爷寄来的东西送到了房间。

阿九将信捻在手里,手指轻轻的抚着信封,感受着牛皮纸粗糙的质地,嘴角轻轻的上扬,轻快地走进卧房。




阿九:
 
展信佳。

这些天学业繁多,本想早些将信寄出,还是晚了些,还请见谅。

你寄来的画我已收到,夹在书中,画很传神,只是收笔还是有些抖动,待我回国来教你罢。

每天清晨教堂塔上的五十四只(又或是五十三只?)钟响彻小镇,太阳轰轰然升起,不知道九姑娘那边是否能看到与我这边一样的太阳?我也是喜欢极了这里早上忙碌的情景。

早餐还是一如既往的面包与牛奶,对我来说已卓卓有余,有些富家子弟会商量着去街上买些其他的小零食来吃,同窗给我带了罐柠檬糖,他说是给我作上学期辅导的谢礼,寄回去给你尝尝,玻璃糖纸放在太阳底下可是好看,味酸甜,挺像阿妈做的海棠糕的滋味,不过海棠糕更清甜罢了。

前些日子与留学的中国前辈一同去了书店,这边的书店极静,一列慵态的书严肃的陈列着,正巧在书架上撇见了那本你想要已久的浮生六记,一起寄过去了,还请注意查收。

仔细算算,这信传到你手里时,也快入黄梅了罢?我不是特别喜欢粘稠的雨天,但若能在檐下和着雨声作画也是极好的选择。

你可还记得那次河边风雨的小径?你挑灯挽我夜行,风夺去了你手上的光,你笑着说不怕,因我眼里尽是光。我可是一直念着,雨天最好不要外出,免得淋雨染了风寒。

嗳,一拿出信纸,笔一沾了墨水,手便不听使唤的忍不住给你写这些琐事。信纸还沾上了墨,涂涂改改的,纸差一些划破,语无伦次了。
 
阿九。

文字还是太过乏力,不如一个拥抱来的实在些,下回能否请寄一张照片来?若是能够让我的思念给予一个载体是再好不过的了。晚上合眼时候,与你相处的每一时候像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从脑海掠过,例如说后庭扫落的黄叶,黄昏时分河边盛放的十锦花,夜晚云层上熠熠发光的星辰,都是你我熟悉的。

安好勿念,我的功课自然是不会落下,不用担心。

请务必照顾好自己,阿九。

请等我。

早安,午安,和晚安。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段云书
 
“星河已经沉下去。
   太阳还未升起。
   我等你。“

①:摘录自白蔻与林深幽歌《见参商》(6)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