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疾捱℡

你也会有渴望吗。

【相麦】梦境与猎人

=HB2大佬!!
=AU→RWBY
=男猎人/已交往设定
=有ooc,请见谅
 
借用一下原来的设定:
戮兽=作为人类和一切生灵的天敌,威胁着人类的存亡,被消灭后会化为黑烟。
猎人=与戮兽战斗的男女们被称为“猎人”,成为猎人后会得到独一无二的猎人勋章。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-001-
他又做梦了。

四周很暗,看不见上面,下不见底,连自己也看不到,他站在原地,远处有风呼啸着从耳边擦过,冰冷又无情,慢慢的升起一道光,通向哪里?

-他无从得知-

麦克从将要开始成为猎人就做好了所谓的觉悟——“随时死亡”,当他得到猎人勋章的时候,他的父亲这样告诉他说。
年轻的麦克对于死亡还是有了一定的恐惧,他还不想死,至少不是现在。

“所以你要努力训练,成为出色的猎人,避免死亡的可能性。”
可能就是因为这句话以及年少的一点血性,才走上了这条路,没有退路的。
  
也是可笑,说是选择,但不能反悔这个规则,真是有些不合理。猎人从没有这样的作风,也就没有退缩这个选择了。
  
过了数年,他成为了出色的猎人,在雄英作为教师入职,第一次的出行任务让他感到兴奋,声波穿过戮兽的身体,化而为黑烟,消逝。能够为这个国家而四处奔波,猎人终尝到了付出的喜悦。
    
  但是无尽的清除工作是会带来疲倦和厌烦的,亦或是猎人就是如此,没有浪漫,有的只是对着那群黑乎乎的戮兽,甚至,有时连感谢和欢呼英雄的拯救都没有。
  每一个小镇沦落,又被拯救。他清楚地知道,他年少时渴望的不是这样的生活。
   
  那是梦,隐隐的有什么征兆一样,没有想太多,一旁的旅馆电话叫早容易的钻进耳朵,睡觉太浅对猎人来说是必要的,将水灌满,听得见瓶中冰块碰撞发出的声音。他起身准备再去四处看看,没什么状况,就回去看相泽消太,直觉告诉他要这样做。
 
-002-
-“你今天回来吗?”
-“是的,在新干线上了,晚上8点左右到。”
-“嗯。要去那家酒吧吗?”
-“去的,就当庆祝一下好了。”
-“到时候我去车站接你。”

虽然三言两语的短信消息看不出什么,但麦克能够想象的出那一边相泽消太上翘的嘴角。他平常可是只回复一句“嗯”的人啊。

他第一次见到相泽消太的时候,是高中。他还是样子的老装扮,和现在也一样,一头散发和睡不醒的眼睛。不知怎么,麦克从他的气息中嗅到了一丝安定,这是猎人少有的,他渴望的是这样的平静。

摇摇晃晃的车厢,舒适的室温让麦克躺在椅背上睡着了。
又是昨天晚上那个梦。
他在隧道里,空荡荡的,寂静无声。隧道的出口有一束光,他向那里走去。
 
那里会有人吗。

心中的情绪突然爆发,自己的双腿没有意识的运动起来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。

他开始奔跑了。

为什么光源那么远?

那里会有人在等我吗。

麦克呼吸的频率不再像测试跑步时那样平稳。

他开始焦急了。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紧张?

近了些、又近了些!就要到了!

请等一下我!等等我!

他会是消太吗。
 
“先生,先生!列车到终点站了!您可以下车了!”乘务员轻轻的推了一下麦克。
“嗯……嗯好的。”麦克背上包,推了推眼镜走出车厢。

那个时候,他好像看到了绷带飘扬的影子。

“梦里出现的人,醒来时就该去见他。”

   他很想见他,就现在。

他飞快的过闸后,快速走到车站门口。川流不息的车辆与行人来来往往,消太就在那里,不是梦,是真的。

是他的恋人相泽消太。

相泽站在那边,挥了挥手,露出一点只有对方看得懂的笑意,接过麦克身上的包,“走,去酒吧。”
 
-003-
暗黄灯光映照着盛满酒品的高足杯,觥筹交错间暧昧的色调侵蚀着彼此,木质桌椅随意的摆放着,台上那人慢慢的哼唱着歌谣,若即若离又恰到好处。

这是个轻吧,没有太多人。摇晃酒杯,冰块相互推搡着,麦克撑着头拿着酒杯和相泽的酒杯敲了一下,手指随着节奏敲打着吧台的桌面。

“哎,相泽,你记得吗?我们高中也这样出来喝酒。”

高中毕业那会儿,他们两个都不敢多喝,一人一小杯,小心翼翼的很。

那时,他们谈论着梦想,谈论着未来,杯子碰到一起,像是梦酝酿在一起叮铃咣啷的声音。

现在他们的梦都达成了啊,成为了猎人,在一起做同
事,唯一没想到的是成为恋人这一步。

他们喝着酒,回忆着过去,调笑着现在,期待着未来。
   是属于两个人的未来。

“接下来还会出外勤吗?”

“暂时不会了,以后多多关照啊,相泽老师。”

不论是麦克故意加的重音,还是歌声重叠而产生的停顿,这两个字让相泽听上去特别暧昧。

他贴在麦克的耳旁,低声说。

那句话混杂着音乐和酒精一个字一个字滚入麦克的脑海。

“别忘了我除了是你的同事以外,还有一个身份。你我都是成年人,知道要发生什么的吧?多多关照啊,
麦克老师。”

——“ 至今想起那个夜晚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环在我腰上的手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轻轻落在我唇边的吻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微微偏头对你说你醉了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不怀好意的堵住我的嘴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所有的一切我都记得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希望你能一直在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说好了的”

评论(4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