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疾捱℡

你也会有渴望吗。

“去他的吧,嘿,你觉得为什么我们需要租录音装备?”
“我们需要隔音装备,器材和乐手,裘克先生。”
“嚯,女孩儿,放开一点吧,这里可是纽约,那个美丽疯狂迷乱的纽约。”
“那……您的意思是?”
“你有笔记本电脑的吧,我再找几个麦克风,音乐软件就能解决的事。”
“……或许我们可以直接录制专辑?”
“我就知道你懂我,甜心。”
“和我想的一样,你足够酷。”
“去他的公司吧,这张专辑送给他们让他们知道解雇我是个该死的错误”
“一杯敬美好的夏天!”

【黎焕x虞扬】Sunflower

总结:他踮脚向他讨吻,他笑着回应,毕竟他们也不缺这一个吻的时间。

=全文献给可爱的dd老师,我爱dd和hua @以后D君当狗养好了

“今天下午有课吗?”
“……没有”
“行,一点在学校门口等我,带你去看向日葵。”
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格外好听,他这样想着,把下午的课默默推掉。
黎焕是很喜欢花的。
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了,虞扬听到的时候没想两下就点头,对他来说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一个钢琴很好,每天坚持跑步,没准还有些其他小爱好的男孩,喜欢花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地方呢?
“一朵花对人们而言是很小的存在,但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关于花的联想。所以我觉得……”
虞扬看着他比划着手势跟他讲花朵与绘画,觉得可爱的不行,耸肩一笑:
“多么一个可爱的大男孩啊。”
黎焕永远记得那天虞扬说这句话时候的笑容,望向他的眼神,那个时刻他很想吻他,纯粹的。
当然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他们准时的在校门口相遇,砰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,虞扬今天穿的很好看,他这样想。
车缓缓开去远方,离校园越来越远,白云随着车的颠簸一起浮动,他看着他的侧脸,垂下的眼睫上挂着点阳光,就觉得好看。
他不太会说话,没有花言巧语的语言更显得平实,这总是惹得虞扬脸红,再怎样的人也是抵挡不住真心炽烈的爱的言语的呀。
“怎么会想到去看向日葵?”
“嗯……你不是说喜欢花吗,正好我在这里知道个地方,有很多向日葵。哈,也当是回忆我的青春了,载你一起去看看。”
虞扬的十几岁对他来说是一无所知的,他只能从只言片语中拼凑出零散的模样——
一个少年站立在逆风中,身后是无数人的质疑和责怪,他凌厉又坚定的站在那里,泪水早已被吹干。
但是这么几年,他却看到过他的所有模样,有哭有笑有失落有狼狈,甚至是落泪。
“哎,我不说你也差不多能知道,你这个感受力强的家伙呀。”
“到了到了,来,下车。”

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在微风中饮着太阳,被太阳涂上翡翠浓彩,黄铜般的花朵张开火焰的光环,阳光的馨香弥漫周围,温柔而鲜活。
虞扬说笑着他高中时候的事情,无非就是些普遍学生会有的喜怒哀乐。一句一句搭着也有趣,空气和着阳光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“……那个……额……”
“你是想问林响吧。”风吹过来,撩动他的黑发,“其实认识你之前我就知道该放下了,就是自欺欺人吧。”
  他越来越觉得向日葵其实很符合虞扬。他有着最纯粹的笑容,让人不自觉靠近。它们却小心翼翼地将面孔对着阿波罗,渴望着什么却又低下头去,它背负的爱实在太沉重,就像他,阳光也永远不懂向日葵,太悲伤。
黄昏时分有种奇特的美感,橙黄色和蓝色交融在一起,虞扬视线对上了那将落未落的太阳,被光线照得不禁眯了眯眼。
“我觉得恋爱就是要开心,之前那样,太累了,强颜欢笑太累了。”
“但是对你是不可能不心动的,你也知道我,对吧。”
“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心是真的。”
虞扬忽的抬头,眼神对上他的眼瞳,眼里的情绪被吹散,眼神和他想象中的一样,坚热烈阳光又浪漫。
“我喜欢你,或者怎么说都可以。”
他依然是向阳的花,他扔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,又抬起了头,只不过不是看着太阳了,而是身旁的他。
于是这个黄昏——在热情与冰冷的交界,用一个吻结束了。
“学学向日葵的快乐秘方吧。”
“你就是我的快乐秘方。”
这是黎焕第一次说情话,但他的脸被阳光遮住,看不见了。





『远方的来信』
@云和
非常感谢您的来信!!希望您今后可以出更好看的字!!一起加油!!

【RWBY/ozqrow】导火线

=很短的车/车技不佳
=走评论8

白园白社谈恋爱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孩子一样。
就是那种牵个小手也脸红的不行还要问
“艾…艾玛小姐,克利切可以……克利切可以牵你的手吗”

【MHA/相麦】四季与你

=有私设
=有ooc
 
-夏-
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夏天,从各种意义上来说。
他们是在这个季节交往的,虽说都三十岁了,从亲密好友到确认心意的告白还是让麦克红了脸。
在那一刻,他们的感情像被打翻的碳酸饮料一样肆意蔓延,余留的气泡在空气中炸开。
噼噼啪啪,噼噼啪啪。
上班时间,办公室并在一起的座位提供了个好机会。
刻意的触碰手指,捏一下那人的指节,蹭一下那人的指腹,而又反着向他一扬眉,笑回去。这些小小动作被办公桌挡住,身边坐的那位老师一干咳,眼神警告地瞪了瞪麦克:“教案做好了吗,麦克老师?”又装作掉下了什么东西,弯下身子抓过那人的手,落下一个吻,满意地看到恋人眼底的情绪,又重新开始工作。
“快……快要好了。”
说起夏天,必须得提的应该就是烟花大会。
去烟花大会还是相泽消太提出来的,麦克也觉得是个放松的好方法,也答应着去。
其实他还是听午夜老师说情侣在烟花下亲吻会得到永久幸福,虽然他对这个是不相信的,但是看着麦克,想要咽下去的话还是说出来了。
 就…迷信这么一次吧。
他们逛了很多小店,买了苹果糖,和高中时候出来玩的两人一样,只不过现在关系变了,变得…变得更亲密了。
“去那边吧。”“嗯,马上要到时间了。”
那里是他们高中时误打误撞发现的一块好地方,这边看烟花不会被人群挡住,很安静。
相泽有些紧张,他该怎么和麦克说在烟花下亲吻的事,但是这直接说也太……
“呐,Eraser。”
“嗯?”
“你提议说来烟花大会是不是因为那个传说?”
“什么传说?”
“就是那个…呃……说出来有点…”
“就是在烟花下亲吻的情侣会永远幸福……的传说。”
自己的心思被恋人看穿,不服但是更多是的尴尬。
“阿…是啊。”
万一他觉得太幼稚拒绝我该怎么接话……?
“……那就试试吧,就是在多一个吻而已。”
“嗯。”
五颜六色的亮光在麦克身后升起,相泽揽过麦克,麦克笑着回抱相泽,在耳边低语:“Eraser,I……”
一个意料之中的吻截断了麦克的话音,带着苹果糖的甜味混合在这个绵长的吻中。
“这种话应该我来说,不是吗?”
“听好了,我爱你,山田阳射。”
“烟花也放完了,走了回家……”
相泽的手被反拉,麦克趁机用唇碰了一下他的耳垂,很快地移开了,“走吧走吧回家了。”
等到回到家被堵在门上,麦克才知道他撩过头了。
“山田阳射。”
相泽消太声音天生的低沉,还有慵懒的感觉在被这种时刻听起来格外色情。手指旋过那一点,而又加了一根手指进来,反复磨过那一点时翻弄出来的巨大快感将身下人折磨的不成样子,眼角的红和肌肤上鲜明的指痕让相泽消太起了玩心,舌尖舔过麦克的耳垂,轻轻啃咬带来的酥麻,让麦克之后长了记性,不能随便去撩拨这个人了。
 
-秋-
“外面下雨了呢,Eraser”
“你带伞了吗?
“没有,Eraser呢”
“带了”
在麦克疯狂拒绝打车后,他们决定一起走回去,理由是想要体验一下一起撑伞的感觉。
高中的时候又不是没有一起撑伞回家过,秋天的雨都是冷雨啊,淋了雨会感冒的啊这个傻子。
相泽这样想着,又把伞靠过去了一点。
“喂,不要踩水塘啊,鞋湿了感冒了怎么办?好好过来撑伞啊。”
“Eraser你快看!被雨淋湿的枫叶意外的很好看呢!!”
“不要随随便便地跑出去啊喂!”
所以麦克理所当然的感冒了。
“你这家伙…哎……”
“看看,果然感冒了。”
高中时期,每到秋天,麦克由于体制的原因就会感冒,他自己本人却不在意这个,嗓子哑的不成样子,狂吃着润喉糖尝试去和同桌相泽消太讲话。
 “……这个药片,一天吃两次,每一吃两片,一定记得多喝水,这个杯子,一天三杯差不多了,你的可乐我已经帮你收起来了,别想偷喝。”
“还有,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,这几天你在家好好休息,知道了吗?……你只需要点头就行了,不要说话,好好养嗓子。”
还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家伙啊。
麦克吞下白色药片,回床上躺好,迷迷糊糊的跌入梦境。
那里是一片田野,刚下过雨的空气粘稠,又有几分阳光的味道。
他遇见了一片花海。
明亮的,烈日一般的金黄。
叶片承受不了雨水的重量,滴落在他的袖口,风吹过,他的金色散发随风飘起。
他突然想起这样一首诗,高中的老师说过这首诗是作为一首恋歌来读的。
消太他,会听见这首诗吗。
醒来能够见到他就好了。
“麦克,麦克!醒一醒,吃晚饭了,吃碗粥再去睡吧。”
“嗯好……Eraser,你记得一首诗吗?”
“是做梦了吗?吃了感冒药会做梦是很正常的。什么诗?”
“秋日田野间,庵屋初搭就。”
“覆盖草席疏,冷露湿衫袖。”①
 
 
 
-冬-
为了这一年来为了学校,为了这个社会而辛劳的老师们一些奖励,校长决定在新年前的一天举办雄英教师联谊聚会。吃好饭了很多老师都提议说去唱歌,一些老师先回家了,说是想和家人一起跨年。
相泽消太自然是走不掉了,因为,说去唱歌声音最大的人就是麦克啊。
他决定就在下面捧个场吧,毕竟听麦克唱歌还是很享受的。
高中那会儿,学校搞了个学院祭,学校里的乐队是压轴演出,主场正好不在,麦克自告奋勇去替补了,后来演出很成功,麦克和那几个乐队朋友也玩的挺好。
只不过后来课间,有很多人来问麦克要签名,理由不过是他金色长发和有辨识力的嗓音抓住了他们的心了吧。
其实要不是麦克想做英雄的心愿强烈,他肯定被拉去玩乐队了。
“好了,接下来唱的这首歌送给一个人。”
 “歌名是Creepin' up On You”
人们都安静下来,麦克握着话筒,像是想到了什么,低头笑笑,任凭前奏的音乐在包厢中飘荡。
 “No one else can love you like I do”
听到这句,相泽睁开看着麦克,发现他对上自己的视线,整个包厢中,人群仿佛不见,剩下他们两个人,麦克笑了笑,像是在说
“hey,Eraser,I am singing to you. ”

“Feel it when I'm creepin up on you ”

“I know that it wouldn't be right ”

“If I stayed all night”

“Just to peep in on you ”

“Creepin up on you.. ”

一首结束,也正好逼近零点,马上就是新年了,大家的气氛被挑的高涨。
“马上就要新年了!让我们来倒数!”
“3!”
“2!!”
“1!!!”
“新年快乐大家!!”
大家互相祝贺着新年到来,群发消息或是拨打电话给远方的人祝福。
相泽口袋里的手机震动着,屏幕上显示着新消息未读。
“听到了吗,我在对你唱歌。
   那个人是你哦。
   歌里的所有,你收到了吗。
   新年快乐,Eraser
   I am creepin up on you ”
他一直是那样笑着,执着又勇敢,热烈又纯粹,那些所有所有,全都装在心里了,你的一切。
相泽刚开口的声音有些哑,但就是这样的声音听起来更为深情,他和麦克的距离已经拉到最近,一偏头就能吻上他的唇
“山田先生。”
“新年快乐。”
“新的一年多多关照啊。”

 
 
-次年·春-
“互いに春を待ち切れず”
他们都迫不及待地等待着春天的到来。
那个,属于他们两个的春天。

 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感谢你看到这里

①:这首诗选自同级生。
 
 
 

那个长发的女人拿着手机走过来,和那些说着难听话的女人聊起来了,聊的好像是化妆品的内容。
无非就是那家新店出新的色号了
不过能把她们打发走是最好不过的了
她们离开的时候
那个长发女人笑着向我挥了挥手
做出“现在没事了”的口型
我看到她的棕色长发消失在视线中
手上带着的手镯还闪着光

【段九】笔底知交

=HB2疏疏!!!
『希望你永久快乐,任何选择后都洒脱。』
=20世纪50年代设定
=双方成年已交往
=段云→留苏学者
=小学生文笔/ooc警告
————“无论相隔多远,爱人的思念,终究会踏着茫茫风雪,披星戴月,到达你的身边。”①


 
入夜,银霜拢上夜色,风裹挟着竹木的气息迎面而来。她缓缓放下手中的画笔,站起身来,正对着月亮。

丹枫自醉,雏菊自睡,漫天飘飞的云絮与一阶落花,一叶扁舟在湖中静泊着,他的足尖擦过莲花瓣,涟漪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,撩拨着她的心弦。

他说他名为段云。是好名字,她这样想着。
这些只不过是数年前的事情了。

“小姐,信取来了,还有是寄给您的东西也去回来了。”
“嗯,替我将画收一下,我回房了。”
信封上只有几个飘洒的字“阿九亲启”,身边的丫头也心知肚明是谁来的信儿,对小姐吐舌一笑,把隔壁那留苏少爷寄来的东西送到了房间。

阿九将信捻在手里,手指轻轻的抚着信封,感受着牛皮纸粗糙的质地,嘴角轻轻的上扬,轻快地走进卧房。




阿九:
 
展信佳。

这些天学业繁多,本想早些将信寄出,还是晚了些,还请见谅。

你寄来的画我已收到,夹在书中,画很传神,只是收笔还是有些抖动,待我回国来教你罢。

每天清晨教堂塔上的五十四只(又或是五十三只?)钟响彻小镇,太阳轰轰然升起,不知道九姑娘那边是否能看到与我这边一样的太阳?我也是喜欢极了这里早上忙碌的情景。

早餐还是一如既往的面包与牛奶,对我来说已卓卓有余,有些富家子弟会商量着去街上买些其他的小零食来吃,同窗给我带了罐柠檬糖,他说是给我作上学期辅导的谢礼,寄回去给你尝尝,玻璃糖纸放在太阳底下可是好看,味酸甜,挺像阿妈做的海棠糕的滋味,不过海棠糕更清甜罢了。

前些日子与留学的中国前辈一同去了书店,这边的书店极静,一列慵态的书严肃的陈列着,正巧在书架上撇见了那本你想要已久的浮生六记,一起寄过去了,还请注意查收。

仔细算算,这信传到你手里时,也快入黄梅了罢?我不是特别喜欢粘稠的雨天,但若能在檐下和着雨声作画也是极好的选择。

你可还记得那次河边风雨的小径?你挑灯挽我夜行,风夺去了你手上的光,你笑着说不怕,因我眼里尽是光。我可是一直念着,雨天最好不要外出,免得淋雨染了风寒。

嗳,一拿出信纸,笔一沾了墨水,手便不听使唤的忍不住给你写这些琐事。信纸还沾上了墨,涂涂改改的,纸差一些划破,语无伦次了。
 
阿九。

文字还是太过乏力,不如一个拥抱来的实在些,下回能否请寄一张照片来?若是能够让我的思念给予一个载体是再好不过的了。晚上合眼时候,与你相处的每一时候像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从脑海掠过,例如说后庭扫落的黄叶,黄昏时分河边盛放的十锦花,夜晚云层上熠熠发光的星辰,都是你我熟悉的。

安好勿念,我的功课自然是不会落下,不用担心。

请务必照顾好自己,阿九。

请等我。

早安,午安,和晚安。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段云书
 
“星河已经沉下去。
   太阳还未升起。
   我等你。“

①:摘录自白蔻与林深幽歌《见参商》(6)

【MHA/胜茶】玫瑰与告白

=小甜饼
=双箭头设定
“喂,丽日。”
“接好了。”
丽日御茶子应声转过身来,下意识接住了爆豪胜己扔过来的东西。
是白玫瑰。
几片花瓣落在了丽日的手里,花瓣的边缘擦过她的指腹,痒痒的。
她合手拢住花瓣,抬眼看向爆豪那边。
爆豪胜己背对着夕阳,背影被拉的好长,头发在夕阳的晕染下泛着金色。
他突然笑了。
“和我交往吧,丽日。”
风突然止住脚步,云停留在原地,树不再摇曳,她眼里的世界仿佛停止在了这一刻。
————将他的那句话和着白玫瑰的香气定格在此刻。
炽热而真切。

→我就是觉得这样的告白方式好适合他们啊
→官方剧场版礼服白玫瑰元素太戳我了5555